2009-07-10 04:36:46
  西化派人物在把中国改革开放前的一个特定历史时期,中国广大底层人民对毛主席的爱戴讥刺怒责为造神运动时,自己也陷进了一个造神运动中。所谓西化派,就是希望中国能够放弃自己的大脑,而成为西方社会的一个没有知觉失去自我的跟班。这类人物往往高举民主自由人权大旗,凡中国自己产生的与美国等西方社会有抵触的就视之为不民主;凡中国的法律里面没有美国等西方社会的法律条款就可以不遵守,国家依法办事就是不自由;凡在中国
2009-05-27 05:12:38
  腐败因卢武铉的自杀而高尚起来了
  卢武铉选择了自杀,从他的遗言中可以看出他是承受不起“受惠于很多人,却让很多人因我而受难,往后将还有承受不完的痛苦。”那些“很多人”是谁?不言而寓,就是他曾经受惠的那些人,也就是会为他的腐败案件牵涉的那些人。如果是牵涉进他的腐败案件,那就应该叫受贿而非受惠。再如果真是卢武铉怕牵连到这些他曾经蒙惠的人而选择自杀,那他就有牺牲自己来成全行贿之人的嫌疑,藐
2009-05-21 04:12:12
  斯里兰卡结束25年内战给我们的启示

  长达25年的内战终于随着泰米尔猛虎组织的创始人普拉巴卡兰被击毙,政府军取得完全胜利而宣告结束。一场持续了四分之一世纪的内战,为什么斯里兰卡政府能够在这次行动中如此快速地彻底地打败猛虎组织?这个问题值得深思。

  猛虎组织能够在过去25年内和政府军对抗,其实不是猛虎组织本身有与斯里兰卡政府军对抗的能力,而是斯
2009-05-20 04:16:08
  南海摊牌对中国的利弊  面对身边的小国不断地蚕食我领海,是该出手时就出手?还是继续“搁置争议,共同开发”?这段时间网上炒得很热闹,集中各种观点,无外乎两种。一种认为中国应该教训一下那些欲吞大象的蚂蚁了,维护大国尊严也好,保卫领海也罢,中国已经被逼到不打不行了。第二种观点就是认为,现阶段中国的主要任务还是在经济建设方面,继续戒急用忍韬光养晦,等实力发展起来再说,再说打几个小国虽然容易,但要提防这
2009-05-19 04:25:13
  西方人真热心,很会为中国考虑。这段时间看了西方社会那些军事专家们对中国欲建造航母提出的“缓建论”忠告,八角鱼对西方社会的善意有了更加深刻的认识。于是想到很多年前,还是上世纪初期,苏联人对中国想搞核武器时说的,“社会主义阵营有苏联的核保护伞就足够了,无须大家都去搞核武器”这句话。尽管当时毛一再声称核武器是“纸老虎”,但是体现的仅仅是毛对核武器在战略上的轻视,作为一种威力巨大的战略威慑力量的核武器
2007-01-27 21:19:43
黑格尔说过:割下来的手就失去了它独自的存在,离开了身体,在灵活性,运动,形状,颜色都会改变,并且很快就会腐烂。这就是说,把局部和整体割裂开来,就无法看清楚事物。大致宏观宇宙,如果离开太阳太阳系,孤立地观察地球,我们就无法解释地球上的白天黑夜的交替,四季的变化,以及为何在太阳系中只有地球上有生命出现。
而在那些霉氏民主的鼓吹手的眼里,它们总喜欢把局部与整体割裂开来,把人类社会的现象理解为
2007-01-27 21:19:05
被媚霉者奉为至圣的民主霉国,却屡屡传出窃听等丑闻,这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了。霉国的民主其实就是对大众的言论监听,对新闻舆论的控制。最得意的就是控制舆论,霉子控制舆论大致有三种手段。1 直接编造假新闻当美军攻占巴格达的消息传来,许多美国人都在电视新闻中看到:堪萨斯城一个伊拉克裔美国人欢欣鼓舞地对摄制小组说:"谢谢你,布什。谢谢你,美国。"这几秒钟的画面胜过许多长篇大论,它让美国人感到激动与自豪,让布
2007-01-27 21:18:20
人类总共创造出四个大的文明体系,到了今天,这四大文化为什么仅余中印文明?美国哈佛大学著名教授费正清在上世纪八十年代也曾说过,欧美两洲是十亿人口分布于五十多个国家,而在中国却是十亿人口只属于一个政治实体,这就说明了文明的力量.中华文明走过几千年,没有象其他文明被历史巨浪淹没,这不是偶然也不是侥幸.
现在许多自认为民主的人士,他们极力鼓吹霉式论,强烈排斥甚至恶毒攻击中华文明.他们忘记了中
2007-01-25 17:32:32

被霉氏民主们冠之于“中国民运”之爹的魏京生一贯以民主斗士自居,作为霉氏民主在中国之爹的魏京生跑到霉国去也已多年,想当初,才到霉国,是何等的踌躇满志、意气扬扬啊!总统接见、高堂演讲、游说欧洲,学府执教,白宫、议会、美元、鲜花、掌声,这一切都好像围着他转。然而时隔不久,白宫隐形了,议会闭幕了,美元不在了,鲜花枯萎了,掌声转向了。正是“人无千日好,花无百日红”,好日子咋就这么短呢?民运之爹的神经简直就快
2007-01-25 16:49:08
小时候,我养了一条狗,这条够长得很特别,全身都长着黑色的毛,就是头部和面部长着铜钱般大小的白色花斑,所以我就叫它小花。小花是在它刚刚出生时,我就抱过来喂养的。那时侯,我家很穷,经常是吃不饱饭,也就是肚子饿的时候多饱的时候极少。但是,我还是从我极少的口粮中省下食物给了小花,虽然不是什么美味佳肴,小花的肚子总算没有饿着过,它还是健健康康地长大了。半年过去了,小花成了一条威猛的大花,我也是上小学三年级了
当前 1页/2页 首 页 下一页 末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