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西藏真相及应对
2009-05-01 12:11:51.0
【萨摩亚《萨瓦利周报》3月27日一期文章】题:西藏真相
    在华盛顿就西藏问题举行的记者会上,前克林顿政府特别顾问兰尼·戴维斯被问及对西藏问题的看法时说,“我本人非常敬重达赖喇嘛。但是这个故事还有另一面。”
    现在,故事的另一面开始浮出水面。
    西藏并非是西方媒体、旅行手册、小说,尤其是好莱坞影片竭力使世人相信并向世人描述的香格里拉式“天堂”。现在,达赖及其流亡的信徒所宣扬的热爱和平的乌托邦社会正被无情揭露为弥灭大谎。
    西藏的事实是,在1959年人民解放军占领(或者说夺回,因为西藏自松赞干布以来一直是中国的一部分)西藏之前,西藏是喇嘛统治下充满压迫的神权社会。
    95%的人是农奴,他们处在三个统治阶级的统治之下,被买卖,受虐待。这三个统治阶级分别是控制寺院的喇嘛、西藏贵族阶层和政府官员。
    那么,在1959年前的西藏当农奴意味着什么呢?
    迈克尔·帕伦蒂名为《友好的封建制度:西藏神话》的书虽有点令人恐惧,但发人深省。下面是该书的摘要:
    “农奴结婚、生子以及亲人死去都要纳税。他们在家植树或者饲养牲畜也要纳税。他们庆祝宗教节日,甚至坐牢和从狱中释放都要纳税。找不到工作就交失业税。如果去另一个村庄去找工作,他们需要缴纳交通税。寺院以20%-50%的利息借钱给那些缴纳不起税的人。有些债务从父亲转到儿子,又传给孙子。还不起债的人有可能沦为奴隶。”
    更早去西藏的访问者留下了大量关于西藏神权专制的书籍和记录。1895年,英国人A.L.瓦德尔博士写道,西藏的民众处于“喇嘛们令人无法忍受的暴政”和喇嘛们编造用来恐吓人们的魔鬼迷信之下。1904年,佩尔斯瓦·兰敦把达赖喇嘛的统治描述为“压迫的发动机”。
    大约在同一时候,另外一个英国旅行者,W.F.T.欧康纳上校写道,“大地主和僧侣们……在自己的领地里实行着不容反抗的专制”,而人民“被如怪物般增长的寺院制度和僧侣手段所压迫着”。1937年,另一个访问者,斯宾塞·查普曼写道,“喇嘛僧侣们没有把时间花在帮助人民或者教育他们之上……路边的乞丐与僧侣们毫不相干”。
    据说,有的寺院拥有6000多个农奴。据资料记载,达赖喇嘛自己拥有2000个农奴,
    现在,这很容易被认为是中国的宣传。但问题是达赖喇嘛从未对此予以否认。
    相反,他极力塑造一个不同阶级间可以转换和“友好的封建制度”的神秘西藏,而这是不真实的。有趣的是,1959年中国占领西藏时,与达赖喇嘛一块逃往印度的都是僧侣和上层社会的藏人。他们同时又是过去60年来一直想把西藏从中国要回来的人。
    尽管由于达赖喇嘛在藏传佛教中精神领袖的地位,许多藏人仍然尊敬他,但绝大多数藏人——喇嘛统冶时期的昔日的农奴,现在在中国中央政府统治下享有各种自由,他们不愿意回到旧西藏。
    世人应该听听他们的故事。
清风注:这个故事说明西方的人权的真面目。我们不反对完善人权情况,但西方的人权,是一种滥用的干涉别人的工具。当高卢鸡用高压水枪面对示威者时,当花旗用残忍手段对待“恐怖”者时,并没有午人权。中国的西藏问题,成以西方的第二条干涉借口。在湾湾问题如果滥用会提前摊牌的情况下,西藏问题会越来越紧张,与新疆情况是一样的。西藏问题的第二个重要原因是可以有效的把自大的阿三牵扯进来,一再点火的目的就是如此。南亚问题国际化的重要目的就是对付中国,连带头脑不清醒的阿三们。

文章评论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中华网的观点或立场]
发表评论
昵 称:
内 容:
表 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