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林七贤嵇康与《易经》与古琴的渊源
2009-11-16 14:44:19.0

在魏晋时期,经学式微,玄学繁兴。玄学名士们禀承老子、庄子余韵,蔑弃儒家礼度,开启了一代玄风。玄学既是对两汉经学形式上的否定,却又是儒学为核心的中国思想文化合乎逻辑的发展。那个时代,知识分子大都不仅仅拘泥于某家某派的学说,嵇康亦是如此,他对儒家经典如《诗经》、《易经》、《春秋左氏传》等很熟悉,并在诗文中多次引用。

 嵇康,出自儒门,《三国志·魏志·嵇康传》注引嵇绍曰:嵇康家世儒学,少有俊才,旷达不群,高亮任性,不修名誉,宽简而有大量,学不师授,博洽多闻,长而好老、庄之业,恬静无钦。他曾著《春秋左氏传音》和《周易不尽意论》。嵇康曾在洛阳刻石写经,《世说新语·言语》刘孝标注引嵇绍《赵至叙》云:年十四,入太学观,时先君在学写石经古文,事讫去。嵇康后为司马昭系狱治罪,《世说新语·雅量》刘孝标注引王隐《晋书》说:康、文下狱,太学生数千人请之。可见,嵇康是深受儒学子弟仰幕的。                                        

嵇康除在文学,思想上取得重要成就外,还在音乐方面为后人留下了宝贵财富。

嵇康从小喜欢音乐,并对音乐有特殊的感受能力,有极高的天赋。《晋书·嵇康传》云,嵇康学不师受,博览无不该通,这与其思想上的狂放不羁、不受礼法约束有很大关系。

嵇康可谓魏晋奇才,精于竹笛,妙于古琴,还善于音律。尤其是他对琴及琴曲的嗜好,为后人留下了种种迷人的传说。据《太平广记》三百十七引《灵鬼志》说:嵇康灯下弹琴,忽有一人长丈余,著黑衣革带,熟视之。乃吹火灭之,曰:耻与魑魅争光。尝行,去路数十里,有亭名月华。投此亭,由来杀人。中散(嵇康字)心中萧散,了无惧意。至一更,操琴先作诸弄,雅声逸奏,空中称善。中散抚琴而呼之:"君是何人?”答云;身是故人,幽没于此,君弹琴,音曲清和,昔所好,故来听耳。身不幸非理就终,形体残毁,不宜接见君子。然爱君之琴, 要当相见,君勿怪恶之。君可更作数曲。中散复为抚琴击节日:夜已久,何不来也?形骸之间,复何足计?”乃手击其头曰:闻之奏琴,不觉心开神悟,况若暂生。邀与共论音声之趣,辞甚清辨,谓中散曰:君试以琴见与。乃弹《广陵散》,便从受之,果悉得。中散先所受引,殊不及。与中散誓:不得教人。天明语中散:相遇虽一遇于今夕,可以远同千载。于此长绝,不能怅然。

嵇康有一张非常名贵的琴,为了这张琴,他卖去了东阳旧业,还向尚书令讨了一块河轮珮玉,截成薄片镶嵌在琴面上作琴徽。琴囊则是用玉帘巾单、缩丝制成,此琴可谓价值连城。有一次,其友山涛乘醉想剖琴,嵇康以生命相威胁,才使此琴兔遭大祸。

嵇康创作的《长清》、《短清》、《长侧》、《短侧》四首琴曲,被称为嵇氏四弄,与蔡邕创作的蔡氏五弄合称九弄,是我国古代一组著名琴曲。隋炀帝曾把弹奏《九弄》作为取士的条件之一,足见其影响之大、成就之高。

面对司马氏的黑暗统治,嵇康是愤然不平。为表示反抗,他经常逃入山林,与竹林七贤相与邀游。袁颜伯《竹林七贤传》云:嵇叔夜尝采药山泽,遇之于山,冬以被发自覆,夏则编草为裳,弹一弦琴,而五声和。正因嵇康这种愤世嫉俗的表现,使他在音乐创作与演奏上才取得了引人注目的成就。

嵇康临刑前,索琴弹奏《广陵散》,曲终,道:袁孝尼尝请学此散,吾靳固不与,广陵散于今绝矣。

 


文章评论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中华网的观点或立场]
发表评论
您好,您尚未登录,请登录后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