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与农村美少女的激情故事
2011-11-30 15:00:48.0

    那是1994年11月的一天里,我带着采访任务去了沂蒙山。在山上安顿下来时,已经是下午3点多了。正式的采访要到第二天才进行,呆在这枯燥的山上的确不是一件愉快的事情。于是,我准备去山脚下的村庄里去走走看看。听说我要下山,通讯员小张自告奋勇要当向导。

 

在村庄里走了一阵,有点困,小张大约觉得这样走下去还是没什么意思,于是说去老刘家看看。老刘家有什么好看的?我问小张。小张却突然红了脸,过了一阵才说,老刘家有四个闺女,老大嫁了,老二嫁了,老三、老四还没嫁呢,长得很漂亮。

 

老刘家的院子里,五六个大闺女坐在院子里做针线活,大部分都在纳鞋底,其中一个却在绣鞋垫,她的皮肤特别好,一条粉色毛线围巾,一件肥肥的花棉袄让她看起来有些臃肿,不过,她站起来走动时,特别性感,姣好的身材就随着她肢体的扭动显现无遗。

 

“你带来的这位是谁?怎么不介绍一下给大家认识一下”突然,那绣鞋垫的女孩问小张。小张介绍完了,那绣花的女孩子又问我:“你为什么不说话?我叫子香。”说什么呢?我看了看子香正绣着的鞋垫,于是找到话了:“你做的鞋垫很好看。”

 

子香得了夸奖,咯咯地一笑,说:“这算什么,俺娘做的鞋垫那才叫好看呢,我这做了算什么。”

 

话题一开,就自然多了。于是我说希望能够买一双子香的鞋垫。“呵呵,买什么买,送你一双得了。”

 

子香说完,将自己绣着的一双鞋垫放在马扎上,就冲进房里去了。等她出来的时候,手里拿着一双鞋垫。再次坐下来以后,子香将那鞋垫递到我的面前:“好了,送给你了。”我说了些道谢的话,将那鞋垫拿了过来。摊在手上一看,鞋垫上绣着三个字:走好运。于是心里感叹这几个字绣在鞋垫上,是那么慰贴。

 

起身告辞的时候,已经是皓月当空了。子香一直将我和小张送到村口。子香回去以后,小张说嘻嘻哈哈说我要交桃花运了。理由是,去老刘家的人不少,这子香的鞋垫从没送过人,而且还把我送了这么远。

 

月光下的表白

 

第二天,采访忙了一天,到晚上,我倒在床上睡着了。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小张进来把我推醒,说:“老刘家的三闺女来找你了。”我一时慌了,这半梦半醒的,怎么好去见人呢?我的迟疑让小张很不满意:“人家从山下背着父母偷偷来见你,就算是应付,你也得见见人家。”

 

 

    出了门,远远地看见昏黄的月光下,子香站在操场中间,焦躁地走来走去说。子香见了我,不像昨天那么大方,倒有些忸怩起来了,垂着头半天才说话:“我昨天给你那双鞋垫呢?我……我想要回去。”

 

    她这么一说,我有些紧张了,只得告诉她鞋垫已经垫在鞋里了,然后用商量的口气说,鞋垫已经脏了,但我可以花钱买下来。我话一说完,子香就有些急:“谁说要你钱了?昨天给你的那双鞋垫,是给俺爹爹做的,他问我要了!把你鞋里边的鞋垫拿出来吧。”

 

    我只好脱鞋,把已经垫了一天的鞋垫取出来交给子香。子香把鞋垫收好。我以为事情就这样完了,起身要走,没想到子香叫住我,又从怀里拿出一双鞋垫来递过来:“这双是给你的,先看看吧。”

 

    接过来一看,显然这双鞋垫做工更为精细,上面绣着一对鸳鸯,它们面对着面,你看着我,我看着你,含情脉脉。看完鞋垫,再去看子香的时候,她已经把脸扭到了一边,脸颊也已红了。“知道这鞋垫什么意思吗?”“不知道。”“傻子,非得我把话说明白,我喜欢你!”

 

    子香这话可把我吓坏了:“我,我可不敢收这鞋垫。”“为什么?俺不好看吗?”“你……好看!可是,明天早上天不亮我就得离开这里回济南去了……”“这不是问题,我不嫌你住得远!好了,俺得走了,不然俺爹俺娘找不到俺,会着急的。”

 

    子香风风火火的样子,话一说完,人也出门去了。

 

    一个山村的小女子如此真诚、如此无遮无拦地表达情感,这让我很意外很惊喜,那一夜我睡不着,将那鞋垫拿出来在灯下反复地看。毕竟这么大,有人直言不讳地说喜欢我还是第一次。

 

    无法承诺的爱

 

    回到济南以后,我把那双鞋垫放箱子里,一直舍不得将它垫在鞋子里。至于子香,随着日子一天天地过去,也渐渐地被我忽略了。

 

    三个月之后,小张出公差来到济南。见了我,小张笑嘻嘻地拿出一包东西塞过来,说是子香给我的。打开一看,是一包山楂。鲜红、圆溜溜的小果子,让我惊诧异常。我明白了,差不多被我遗忘的子香是一位执着的情感守望者。看着这些诱人的果实,我却一个也吃不下去,鼻子酸酸的。那几天,我吃不下东西,脑子里尽是子香。我想,我是注定要辜负子香了。我不过是一个每月拿着五十元津贴的人,我拿什么去承担这一份沉甸甸的情感?在这一点上,我不如子香勇敢,也不能勇敢。小张回去的时候,我修书一封,叫小张带给子香。小张走后,我不敢去想子香看到这封信会是怎样的表情,直到今天,也不敢去想。

 

    这双鸳鸯鞋垫,承载了我生命中一段无法释怀的情感,它一直静静地放在我内心深处,岁月流失,真情难忘……


文章评论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中华网的观点或立场]
发表评论
您好,您尚未登录,请登录后进行评论